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炮灰郡主要改命 愛下-第二百一十九章 擦槍走火相伴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姑娘,姑娘!”
一下车,丁潇潇便直冲冲向自己昨天住过的客房走去,脚底生风怒火不熄,越走越快。
林骏驰实在追不上,只能动了轻功,快跳两步堵在她跟前。
“姑娘等等。”
对于他这么轻松追上自己,丁潇潇微微有些诧异:“不用劳烦小爷,我认识路,自己会回去的,不会给……”
“这位是……”
正说着,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丁潇潇没有回头,却不知为何头皮一麻,竟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心虚。
“这位就是林儿带回来的姑娘,你们是第一次见。骏驰,你怎么也不行礼啊。”王妃的声音。
丁潇潇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却不敢确认。
“林骏驰见过郡主。”
果然!
丁潇潇感觉自己的血都不流了,整个人僵在原地。
“姑娘,这位是东临的二郡主。”林骏驰感觉这丫头已经吓傻了,赶紧介绍,同时压低声音提醒,“你行了个礼吧,就说民女见过郡主就行啊。”
丁潇潇不转身也不出声,她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妹妹对自己到底熟悉到什么程度,要是大概一看就能认出来,自己即便不出声也是徒劳。
“这位姑娘看起来很是娇俏,叫什么名字啊,能否让本宫一观花容月貌。”丁娇娇咬着牙,心里恨到极致,脸上还撑着一张笑脸。
“凌燕是吧,快跟郡主打个招呼呀。”王妃说话间,像是已经把丁潇潇当成自己人了一般。
丁娇娇深吸了一口气,只等着这死丫头转身。
她身边的车夫低眉提示,要她保持仪态,同时又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丁潇潇的背影。
“别害羞了,见过郡主啊,以后可能要经常见面呢。”王妃又催促道。
经常见面!?!?
丁潇潇与丁娇娇同时在心口憋出一口老血,互相渴望着永不相见。
林骏驰有点着急了,低声道:“你在干嘛啊,快行礼啊。”
丁潇潇无奈,只能微微屈膝,背对着王妃和丁娇娇说了声:“见过王妃,郡主。”
平日里这丫头大呼小叫音量很是惊人,刚才和世子爷叫板的时候,还绕梁三日的,怎么这突然之间,这么秀气起来。
林骏驰虽然奇怪,可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她面对未来婆婆,有些紧张。
“世子府的规矩真是奇怪,问安背对着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母老虎,吓得人家不敢转身呢。”丁娇娇说着,将一把团扇这在脸上,狠狠咽了口气,才算是把笑容支撑了下去。
“凌燕!快点!”林骏驰低声呵斥,用手将丁潇潇转过去,继续劝道,“再这样,郡主以为我们世子府的人都没有规矩!”
话音刚落,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谁让我的女人行礼?我说不用!”
“世子爷……”
已经心跳到喉咙口,丁潇潇看见从门口大步而来的李林,竟然有一种见了救星的错觉。
丁娇娇看见躲了一整天不肯见面的李林,娇眉一提,眼中冒出一瞬凌色。
“见过二世子。”丁娇娇行礼屈膝,微微颔首。
王妃刚要开口介绍,见儿子将凌燕一把揽在怀里,顿时不知说什么合适了。
虽然郡主此行来意明显,王爷也曾说过,东临有意联姻,但是她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气,若是不喜欢,别说郡主,就是公主也不行。
“你是谁?”李林明知故问。
丁娇娇怒火中烧,却不好表露,只得耐着性子:“本郡主是东临城主的嫡女,丁娇娇,见过世子。”
抱着礼多人不怪的一般原理,丁娇娇又行了一遍礼,只等着李林怜香惜玉搀扶起来,最起码客气两句。
“你来干嘛?”
丁潇潇都意外的抬起头,看着冷冰冰的李林。
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二世子,可是,她好像也不怎么认识二世子。
想到这,她又低下头,继续装出一副战战兢兢地模样。
丁娇娇不得不自己平身,白着一张脸缓缓回答道:“家父嘱咐多次,一定要向王爷和王妃问好。昨日去了王府,未得见王妃,所以今日特来拜访。”
王妃赶紧圆场道:“林儿你不知道,娇儿是我和王爷一起看着长大的,最近几年没见而已。小时候,她总是叫我们叔叔婶婶呢,算起来也是世交。”
雪白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丁娇娇低头娇嗔:“王妃,那都是我小时候不懂事胡言乱语,您还记得。”
“自然是记得的,你从小就漂亮可人,每次见了你就想着家里这个贼小子,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王妃笑道。
“贼小子”冷声一哼:“看完了就早点走,我女人没空伺候贵人,伺候我都忙不过来呢。”
说罢,李林揽着丁潇潇便往自己院子走去。
王妃微微叹了口气,她看了看一脸错愕的丁娇娇,柔声劝慰道:“都说那位姑娘有了林儿骨肉,难免骄纵她些,郡主千万别放在心上。”
看着两人的背影,丁娇娇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王妃客气,小女不敢。”
平凡 的 清 穿 日子
说罢,即便是车夫一再示意她注意礼节,丁娇娇还是气冲冲的走了。
“您是在不该如此,一天都忍下来了,最后要出门了,为什么不能再坚持坚持,给王妃留下一个好印象呢?”刚上车,车夫便开口劝道。
丁娇娇一掌拍红了手:“忍!?怎么忍!?我像个端茶倒水的丫头一样,伺候了她一整天,都没见到李林半面。刚回来,当着我的面就腻腻歪歪的,他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去,这就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还忍!?真当他燕王府有什么了不得的!?”丁娇娇掀翻了暖桌上所有的东西,两个婢女跪在两侧谁都不敢捡。
车夫微微叹了口气,将车子在僻静处停下,以他对丁娇娇的了解,这一场还有的闹。让她发泄发泄也好,省的到大路上再被有心之人听见。
车厢里叮呤咣啷额砸东西,车外,车夫和马匹都安静如常,像是听习惯了。
一道黑影从车厢上略过,车夫惊觉回身,从怀里摸出暗器低声喝道:“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