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異常樂園-第三十八章 敲竹槓、圖書與瘟疫之地分享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时隔两日再回神奴聚落,环境却已大变模样。
被【寒地极光】严重破坏的聚落广场,不仅修缮完毕,而且还被改造为更为庄严的宣讲场所,上万座颜色黑红的石质长椅,围绕拾梦神庙整齐排布,规模殊为庞大。
这些用火山矿渣打造而成的石质长椅,内含一丝火山之力,不受寒潮侵扰。长约三丈,足以容纳二十位信徒并排而坐,如若人人诚心诵读祷文,还会激发长椅中的火山之力温暖全身,度过寒夜不伤体魄。并且,信徒意志会得到祷文滋养,维持整整一天的饱满精神,丝毫不见困顿之色。
据如今已是史诗眷者的聚落之主介绍,修缮聚落、改造广场,几乎将神奴聚落的微薄家底消耗一空,仅凭火山矿场的有限份额,要好几年才能恢复元气。
但在余烬看来,这种耗资巨大的建造工程具有颇多益处。且不提能够为拾梦神教吸引多少信徒,增加多少信仰,单是极大改善了底层奴隶的生存环境,余烬就不得不给自己的便宜老师,竖起一个大拇指。
要知道,酷寒之地寒潮汹涌,底层奴隶没有火石必然会冻死冻伤。
矿场中出产的低等火石,如若分量足够倒也能撑过长夜。但是无边贪欲,令阿难曾经遭遇的故意克扣,频频发生并且屡禁不止,致使本就面临生存困境的底层奴隶,更加难以支撑,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出现大量死伤。
这进而令神奴聚落诞生出颇具规模的收尸行当。
每当活着见到太阳的奴隶们,离开热度不存的狭小石屋,收尸人就会径直奔向那些没有动静的屋子,将奴隶尸身收集起来,转手送到负责建造祭坛的信徒手中,用于补全那聚落之外的万里祭坛。
有了上万温热长椅,死伤惨剧必然大幅减少,余烬绝对是鼎力支持,不过三观蒙昧的聚落之主,反倒是向余烬抱怨起来,日后很难保证万里祭坛及时得到修补。
“修个屁啊修!我巴不得亲手毁了!”
余烬强忍翻白眼的冲动,瞥见聚落之主愁眉苦脸的样子,心想实力进步不代表思想进步,聚落之主固然成为眷者,但理念改变一日难成,只能看阿难如何言传身教了。
“等等,我那便宜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对拾梦者忠诚到了愚忠的地步,万一哪天拾梦者要信徒殉葬,他说不定会当场响应!好不容易救下的奴隶,还得全都搭进去。”
余烬眉头一挑,觉得作为学生的,有职责扭转老师的错误观念,但阿难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指头就给打发去了瘟疫之地。
“前夜主宰显圣,引起各方警惕,但车轮既已滚起,便没有停下的道理!”面庞依旧悲悯衣衫仍然褴褛的阿难,展现出令余烬颇为忌惮的强大气势。
余烬自忖利用两大本源技能以及各类强大手段,力压近神层次的魂歌应当不是问题,但要是换成现在的阿难,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胜算。
几天前还只是一个即将死去的奴隶,生生被拾梦者改造了近神中的顶尖强者,令余烬不由得愈发重视,这曾经君临半座古神世界的强大存在。
“瘟疫之地与雷鸣之地有所察觉,两大神教几天来屡屡派遣人手刺探情报,但他们并不知道,伟大的梦境主宰已经做好万全准备!”阿难猛地看了过来,“余烬,你便代为师先去瘟疫之地走一趟,那里隐藏着梦境主宰的遗留力量,将之秘密激活,即可令梦境重临瘟疫之地,而【疫病母体】便是下一位大宴主角。”
【提示:你触发了专属任务“苦难之路”的第三环“迈进”,请前往“瘟疫之地”激活“拾梦者”的遗留力量。遗留力量的潜藏之地总计七处,你必须激活至少四处,才能接取后续任务,激活数量越多、速度越快,将会位后续任务带来极大助力。】
“伟大的梦境主宰在瘟疫之地的七座聚居地中,埋下了七颗【梦境种子】,经过多年滋养,如今已开花结果。瘟疫之地所有人类多少年来所积攒的无穷梦境,均汇聚于果实之中!”阿难看向余烬,淡漠眼神竟然显现一丝热切,“余烬,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学生不知。”余烬十分老实的摇了摇头。
“梦境果实一旦激活,无穷梦境便会逸散,一部分属于已死之人的,会在梦境主宰的感召之下融入拾梦神国,而另一部分则会回到它们本应出现的地方。一个从未体会过梦境之妙的人类,突然沉沦于梦境之海,短短数天便会抛却疫病母体,成为拾梦信徒!”
“嘶……如此霸道?”
“如此霸道!”
见余烬眉眼惊异,阿难微微展露自傲之色:“我现在传你【梦境秘瞳】,纵使神明都难以察觉的梦境果实,在你眼中将无所遁形。只是你并非拾梦信徒,难以发挥梦境秘瞳的全部威力,若想激活梦境果实,至少需凝视一个小时。不如就此加入拾梦神教吧,所需时间会大大缩短。”
说完,阿难看向余烬,摆明了要让得意弟子“迷途知返”。
余烬照旧婉拒,至少在【无间行者】完成升级之前,他是不想往自己身上招虱子了。
拾梦者明显不是善茬,需要用对付造物主的郑重姿态,来对付祂。
“唉,罢了,终有一天你会想通的。”阿难叹了口气,甩手挥出一道华光,涌入余烬双眼,令他的暗幕之眼提升为了梦境秘瞳,不仅能看到梦境果实,还大幅增加了探查能力。
“去吧,眷者烈毒对你百般看重,你便正好以交付火石的名义,入驻【病村】。”
说完,阿难闭起了眼睛,端坐于拾梦神像之下。
“呃嗯……老师,您就这么放心我?”
“有什么不放心的?”阿难并未睁眼。
“您不是说了眷者烈毒对学生十分看重吗,万一,我是说万一,他真肯花大价钱拉拢学生……”余烬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十分明确,就差明说自己人送外号叛教狂魔,还不快快多拿点实在的好处出来?
站在一旁的木偶少女瞥了余烬一眼,心想能这么敲自家老师竹杠的,天底下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
不知道阿难究竟是出于对学生的真心关爱,还是无奈于余烬的可耻手段,总之是按照余烬的要求,为那本【空白圣经】录入了两个一次性的战吼神术。
余烬翻看着不再空白的圣经文页,心满意足的带着木偶少女,踏上了出差之旅。
“嘿嘿,经过我在大书库的实验,这本【空白圣经】最多可以完美记录,三个神阶层次的战吼技能。所谓完美,便是能完全复制优先级与特效等级,令其保持在升华状态!多了便宜老师的两个强大战吼,再加上我自己研究出的一个,此次病村之行,自是风险全无啊!”
余烬微微一笑,在大书库中整整泡了两天,别人都以为他是因错失书库密藏而公开泄愤。殊不知,余烬悄悄地捞了许多好处,不单单令摹笔升级,并且补全众多技能,还让【寂灭瘟疫】正式踩在奥义之路的起跑线上,只等去瘟疫之地展开实践。
不过若论价值最高,还是当属这本史诗巅峰的奇物兼装备——【空白圣经】。
完美记录三个神阶战吼,等同让战吼传承凭空多出九十点数据上限,是【能量核心·龙爪】的两倍还多,进一步增强了余烬的战斗能力。
另外,木偶少女在大量阅读古代研究会的藏书后,意志能力又有精进,不过究竟涨到何种地步,还需以实战证明。而有意思的是,此番与大书库的接触,她尽管并未与安徒生产生对话,却在看到余烬所扮演画师角色之后,突然萌生了画一本“童话图书”的打算。
只是受到故态复萌的影响,这本图书怎么看都不像是给人类小孩子的……
“嗯,对于画工的突飞猛进,我这个专业人士确实得夸你几句,但作为善良守序的一份子,我担心你最后搞出一本不得了的邪典来!”
在借用阴影位面跳转向瘟疫之地的途中,木偶少女一直拿着摹笔勾勾画画,余烬抽空瞄了一下,眼睛差点爆出来。以他现在的感知等级,只有用上刚刚得到【梦境秘瞳】,才能突破笼罩画纸的厚重迷雾,看清木偶少女一手描绘的奇异“活物”。
长鼻、慧眼、触须满身,隐隐可见的人类身形,再结合现有认知,令余烬勉强推断出这应该是正常的拾梦信徒,成为近神乃至神灵后的模样。
像阿难那种连半点非人特征都找不到的,明显是不正常的特例。
看着刚开始连线都画不直的木偶少女,现在却能绘制栩栩如生的动态画作,余烬这个手把手引领入门的人,除了赞叹木偶少女天纵奇才,就是担心她口中的“童话图书”,可能迎来一些麻烦。
“多谢夸奖,我会再接再厉的!”
木偶少女冲着余烬笑了笑,但她貌似只听到了前半句。
不过余烬有些怀疑,她那声“再接再厉”是为后半句说的。
对此,余烬觉得有必要认真谈一谈。当然,详谈初衷不是因为摹笔被占,再度升级的血色笔灵已经可以暂时脱离笔身,此时依旧在【生态领域】中兢兢业业的工作。他主要是因为看到,摹笔在不断汲取画作中的诡异气息,向着更高层次发起冲击,而这种提升又对图书造成反哺,使得这诡异画作显得愈发不可名状。
昨天下线前,余烬还记得自己能随意看到图书画面,仅仅一夜过后,却要动用梦境秘瞳才能透过厚重迷雾。
这般惊人变化,让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咱们可提前说清楚啊,摹笔内的血色笔灵是别人托我代为监押的,你画什么我不反对,总之不能闹出乱子。”
“放心啦,真要出问题,我会提前收手的。”木偶少女感受到余烬的严肃,便认认真真的回答道,“父亲说,用意念描绘古神世界的诡异事物,对我的意志提升很有帮助,如果不用这种方法,我怕我无法替你挡住万神低语,而且直觉告诉我,最终形成的图书会有巨大作用,或许过几天,就能得到初步体现。”
闻言,余烬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木偶少女比他还要在意万神低语,见木偶少女信心倍满,便也随她去了。
而在交谈中,两人已经离开了寒潮汹涌的酷寒之地,进入了死亡遍布的瘟疫之地。
这片由疫病母体占据的广袤地域,最为显著的特征是毒雾弥漫,即便酷寒之地的狂风能吹散交界处的浅绿毒气,但只要风势停歇,毒气便会卷土重来,重新占据这片大地。
医神的绝美未婚妻 黄金小狮子
余烬没有急着深入其中,而是观察起了地貌特征,与山峦多见的酷寒之地不同,眼前世界显得格外平坦,如果已经习惯毒性环境的花草树木能够多上一些,再设法清除毒气,这里绝对非常适宜人类居住。
但是根据他的了解,瘟疫之地的七大聚居地,全都建在地缝之中。
虽说这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地表毒气的危害,可瘟疫之地的恶劣影响早已深入地下,会令居住在地缝中的人类慢慢中毒。
余烬来之前非常不解,既然环境如此恶劣,为什么不迁徙至适宜生存的地方,但在靠近病村所在的巨型地缝,发现毒性暴涨的墨绿气体近乎笼罩天幕后,才猛地恍然大悟,疫病母体是要用地缝形成的天然困境,把人类圈养起来!
“酷寒之地固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真要想逃,还是能办到的,至于这里……”
余烬的眼睛微微眯起,冰冷视线透过鸦嘴面具的厚重镜片,望向了冲出地缝前来迎接的眷者烈毒。
而他身边的木偶少女,则在绘制完“拾梦信徒”之后,将图书翻至新的一页,继续手拿摹笔,在洁白纸面上对着头上生须的眷者烈毒,描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