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kpo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ptt-第198章 自廢修爲鑒賞-s2pkc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从咸鱼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陈舟周身的真气立刻陷入了狂暴的状态之中,陈舟不断迫使着自己的真气不断朝着自己丹田的地方喷涌而去,而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真气会对自己的丹田造成怎样的影响。
陈舟的真气本就时时刻刻都在产生,此时陈舟体内的真气早就十分充裕了,现在陈舟又将四肢的真气全部压入丹田之中,现在陈舟的丹田俨然已经爆满了。
就在这时,陈舟立刻使用一缕缕真气将自己的经脉寸寸切断,并且强行利用真气将丹田周围的经脉强行蜷缩起来,这让陈舟的身体一下子就遭受到了重创,陈舟直接就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陈舟顿时感觉到自己身体要舒服了几分,但是陈舟还是感觉身体各处都传来剧痛。
陈舟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不仅将自己关键的经脉都切断了,陈舟还将一些关键的经脉全部都蜷缩起来,这样直接将陈舟对丹田的感应给切断了,陈舟一下子失去了真气的感应。
完成这些之后,陈舟直接就半跪在了地面上,看着自己嘴角不断滴落下来的鲜血,陈舟现在一时间无法行动了,没有了真气的愈合能力,陈舟一时间还无法完全将伤势恢复过来。
“完成了这些,还不足够唤醒你体内的魔道,还差最后一步!”
那声音继续传来,陈舟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听到这温柔的声音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这样痛苦难受的事情让一个温柔的声音说出来,而且还要这个温柔声音的人来做这件事,他一定很难受吧?
那句话的回音才刚消失,陈舟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在自己的背后,陈舟无法回头去看,他只看到那是一团漆黑的东西,那东西进入陈舟的身体之后立刻就朝陈舟的丹田而去。
陈舟无法感应到自己的丹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陈舟能够感觉到那团黑影进入了自己丹田所在的位置。
“那是什么?”陈舟虚弱的开口说道。
听到陈舟的话,那声音没有迟疑多久,立刻回答了陈舟。
“只有彻底将丹田封印起来,才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累赘或者不好的影响。”
那声音只是很浅显的回答了,而陈舟大概也猜到了自己的丹田会发生什么,但是陈舟也默契的没有继续想了。
“我体内的经脉竟然不痛了?”等那黑影进入陈舟的身体之后,陈舟意外的发现,自己断开的经脉还有那被自己蜷缩的经脉此时都没有再发出痛苦的感觉。
“你的经脉被修复了,这个修复指的是没有了痛楚伤口愈合了,那经脉断开的并没有接上,这些都只有当你成为魔君的时候,才会真正意义上的痊愈。”
那声音继续传来,陈舟默默的点了点头,缓缓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陈舟就看继续看向了前方那散发出光芒的地方,陈舟真想立刻到那里去。
“要如何才能算堕入魔道?”陈舟开口问道。
现在自己已然自费了修为,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那声音所说的坠入魔道之后,就可以离开这个魔道进入真正的魔都了。
“静静的等待吧,很快你就能感觉得到魔道了,在魔道之中自费修为很快就能坠入魔道了,这就要看你的心性如何了,过往很多人在这种时候会疯掉…..”那声音继续传来。
陈舟默默的点了点头,正准备询问那声音卧宛有没有通过的时候,陈舟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昏沉,下一刻陈舟竟然直接倒在了地面上。
那地面上还有陈舟的血迹,此时陈舟就静静的躺在了地面上。
“每个人的执念都不同,一般有执念的人都很容易堕入魔道,不知你有没有执念呢?小伙子….”
在陈舟昏倒之后那个声音继续幽幽的传来,然而陈舟已经听不到了,陈舟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种感觉让陈舟感觉就像是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但是陈舟明显的感觉到有很大的不同。
周围的世界很是逼真,此时陈舟所处的是在一个热闹的大街之上,这里似乎是一条繁荣的街道,到处都有各种吆喝的声音,陈舟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冰冷的街道上,而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替换掉了,是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陈舟再仔细看了一下,自己身前还有一个破碎的饭碗。
这个饭碗里面还有一些别人施舍给他的钱币。
陈舟看到这些,立刻就明白了自己是个乞丐。
而来来往往的人此时都会或多或少的看他一眼,而他睡眼蒙零,一脸刚睡醒的模样,而且陈舟一醒来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腿和一只手似乎被紧紧的固定住了。
一只手被固定在了自己的胸前,而自己的那一只袖子是空空荡荡的。
一只脚与另外一只脚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被固定在了一起,这样陈舟另外一只脚的裤子就被空了出来,陈舟是一个四肢健全的人,没想到现在成了一个装作少了一手一腿的人在这个大街上要饭。
“真是羞辱呢…这是什么梦?”陈舟有点难为情的说道,这时候陈舟试图想要站起来逃离,但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立起身子,因为陈舟的一手一腿被绑住了。
特别是陈舟的双腿,两只腿被绑在了一起,陈舟很难站立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舟勉强的运用一只手将自己睡眼朦胧的眼睛擦了擦,看向了这个繁忙的街道,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陈舟的身旁就是一个卖饼的老男人,陈舟立刻朝他问道:“嘿,老大爷,这里是什么地方?”
听到陈舟的话,那个老男人似乎很是震惊的看向了这个躺在地上的乞丐,困惑的说道:“你傻了么?连自己要饭要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这老男人一天都没有卖出一个饼,自然心情极差,对于这个乞丐自然不用摆什么好脸。
女 扮 男 裝
看到这恶劣的态度,陈舟也没有继续搭理他,而是继续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站起来,但是自己的手和脚都被固定住了,陈舟很难站起来。于是陈舟立刻就动用了全身的力量去冲破那束缚。
可是陈舟现在依然是自费修为了,现在陈舟感觉不到任何真气的力量,甚至连气息的力量都没有感觉到,只有自己身体的力量。不过陈舟的身体素质已经是非常好了,当下用尽全身的力气,直接将挂在胸前的手释放了出来。
释放了一只手之后,陈舟立刻就双手撑在地面上,旋即用力坐了起来,坐好了之后,陈舟立刻用双手去解开自己腿上的束缚。
公主,上将军 伊人归
此时陈舟的动作被过往的人都看在眼里,本来人人都以为这个乞丐是有什么病,现在又犯病了,但是等他们继续看到现在这个画面之后才发现,这个乞丐的一只手并没有断!
四季 莊園
我来自阿斯嘉德 剑舞秀
而且,这个乞丐似乎还在自己另外一直腿上捣鼓,似乎在不断的撕开一些东西,很快陈舟的另外一条腿也解放了,陈舟立刻就舒畅的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快看快看!”
“那乞丐竟然站起来了?我记得他不是断手断脚了吗?为何现在双手双腿俱在?”
“难道是个骗子?”
……….
过往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谁都发现了这个乞丐欺骗了他们,他用这种演技来博得他们的同情,最后获得他们的钱币。
这样的伎俩,他们都见过。但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之前看起来如此可怜的乞丐,竟然也是一个可恶的骗子。
陈舟没有顾及周围的眼光,直接迈开步子就离开了刚才自己躺着的地方,那个破碎的碗里面的钱币,陈舟一分一毫都没有取,径直的就离开了。
留下了众人奇怪与愤怒的眼神。
奇怪的是这个乞丐好不容易骗到了钱为何不拿走,愤怒的是他们被欺骗了。
陈舟离开了那里之后,才真正意义上的走到这条街上,这条街一直给陈舟一种熟悉的感觉,难道这个地方自己曾经来过?
陈舟这时突然看向了一个个房屋的屋顶,缓缓的勾起了陈舟一些回忆,似乎自己以前踩在那个房顶上过?这里难道是南国?陈舟好奇的停留在一个旅店之前。
这是一个偏僻的旅店,陈舟此时看到这个旅店感觉到很是熟悉。
这,不正是自己之前寻找的一个旅店吗?
陈舟曾经还在这里的屋顶与一人决斗过。
想起这些,陈舟立刻确定了现在自己就身处在南国,现在的南国。之前陈舟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街道,没想到这里的街道白天如此繁华。
陈舟转头看着那人来人往的街道,顿时多了一些茫然。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奇大的马蹄声传来,伴随着一个士兵的大声吼叫。
“让开让开!”
陈舟立刻循声看去,首先陈舟看到的是一个骑着骏马的士兵,后面是一个偌大的马车。
陈舟之前见过那去往魔都的马车,现在看到这个偌大的马车此时也觉得并不是很大,因为陈舟之前见过的去往魔都的马车刻比这要大得多。
但是这个马车尽管在陈舟看来很小,但是此时在这个街道上无疑是很大的,几乎占了这个街道的百分之八十,所有在街道上的人现在都要立刻退开为那个马车让路,如果不让开的话,这个街道很难容纳那个马车过去。
此时所有的人立刻都朝两旁散去,散开之后,街道立刻就空旷起来,陈舟静静的站在一旁好奇的向那方向看去,期待着看到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架子。
“踏踏踏踏踏…..”
马蹄声继续传来,但是到了这个街道的中心位置的时候,那马蹄声立刻就减少了下来,意味着那个马车的速度减慢了,此时正朝着陈舟这边的人慢慢的走来。
马蹄的声音变得缓慢了,马车的速度也减缓了,这样的话,人人都可以站在两旁静静的望着那皇宫的马车。
“郡主过道,所有人都得跪下!”
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让人为之胆怯,此时许多人都稀稀落落的跪了下来,包括陈舟,陈舟现在实力全无自然不想当这出头鸟,也跟着周围的人一样跪了下来。
但是陈舟并没有完全跪下来,陈舟只跪父母与天地,自然不会跪这马车中的什么郡主。
等等,郡主?
陈舟突然想到了自己不正是在南国吗,那南国的郡主不就是江萤了吗?
想到这,陈舟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一直抬起头看向那前方不远处的马车。
这一看,陈舟才发现,那马车并不只有一辆,而是有好几辆出现在后面,足足有六辆。
“臭乞丐,你在望什么?郡主过道,还不埋下头跪下,你还敢看?不怕被挖了双眼?”此时陈舟身旁的一人开口对陈舟说道,陈舟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自己很是感激他的好意,但是陈舟没有一丝要垂下自己脑袋的意思,就那样继续高高的抬起头看着那不远处的马车。
此时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将脑袋深深的埋在臂弯里,就只有陈舟一人高高的抬起头看着那马车。
随着马车的逐渐接近,那第一辆马车之上的士兵远远的就看到了陈舟的行为,顿时就觉得心中多了许多怒火,那是什么人?连这规矩都不知道?郡主过道竟然还敢将头抬这么高?
“什么人敢对郡主不敬?!”
我 的 次元 聊天 室
那士兵看到了陈舟的行为之后,立刻就大声的怒斥,好事的人现在都想将视线挪到陈舟的身上,可是现在他们所有人都不敢动弹,都死死的趴在地面上,他们清楚的知道,现在若是抬头会遭到怎样的惩罚!
然而,似乎那个年轻的乞丐,就好像没有听到那个士兵的话一样,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还时不时的说一句:“怎么什么都看不到?”